198小說網 > 其他类型 > 戰爺不好了,夫人又帶球跑路啦! > 第171章 修羅場

第171章 修羅場

宋晚回到病房的時候,趙明霞已經睡著了。

她沒有將她喊醒,走到看護床邊脫了鞋子,摟著宋拂也睡了過去。

第二天一早,宋晚醒來的時候天還未亮,她起身去一樓的便利店買了一些生活用品,順便買了些早餐跟白粥,一塊兒帶去了病房。

等她回到病房的時候,才發現戰野居然也在。

她當即就問道:“你來這兒干什么?”

戰野卻是笑著說道:“我來看看阿姨。”

趙明霞知道他是宋拂的親生父親,即便是對他不喜也沒有表現得太明顯,只不過態度多少有點冷了些。

礙于昨天是戰野幫忙,宋晚并沒有直接出聲趕人,“謝謝戰總的關心,我媽的手術很成功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戰野說完這句話,病房里陷入了平靜。

宋晚自顧自地將早餐打開,末了對著戰野說道:“戰總,要不要一起?”

宋晚知道戰野從來不吃這種東西,所以才故意說了這么一句。

哪成想戰野居然說了個好字。

于是他在宋晚震驚的目光下,用筷子夾起一個小籠包吃了起來,邊吃還邊點評,“味道是不錯,就是包子皮太厚了些,口感跟滿香園比的話略微差了些。”

宋晚聽后直接給了他一個大白眼,戰野口中的滿香園是整個北京最有名的包子店。

據說滿香園老板的祖上,曾經是給皇帝做飯的,那手藝自然是沒的說。

而且,滿香園的包子都是定時定量售賣的,賣完就沒了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滿香園在那些吃貨的心里,是又愛又恨。

宋晚冷嗤了一聲,隨后動作極其迅速地將戰野手中的筷子奪了過來,“吃個飯還挑剔上了,別吃了。”

戰野哎了一聲,“我沒說不吃啊。”

宋晚根本就不搭理他,端了粥喂宋拂吃飯。

沒多久,病房的門被人打開。

莫望舒手里拎著一大包早飯走了進來,人未到聲音倒是先來了,“晚晚,我擔心你照顧阿姨忘記吃飯,特意給你買了滿香園的包子。”

戰野聽到這個聲音,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冷意,臉上的笑容也在一寸寸收緊。

莫望舒走進來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戰野,沒想到三年后,戰野依然沒打算放過宋晚。

不過這一次,他不會再退縮,他一定要保護好宋晚,還有她的孩子,絕對不讓戰野在傷害她們母女倆分毫。

當初他棄醫從商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覺得作為一個醫生,是沒有辦法跟戰野抗衡。

所以他毅然決然辭去了醫生的工作,轉身投入到了金融業。

事實證明,只要你有天賦,不管是在什么行業都能闖出一番成就。

如今的他已經一躍成為了京北金融業的新貴,即便是對上戰野,也有了幾分底氣。

四目相對間,暗流涌動。

莫望舒率先出聲說道:“沒想到能在這里見到戰總,當真是有緣啊。”

戰野嘴角一勾,淡淡一笑,“我來這兒是因為我丈母娘在這兒,倒是莫總你,來這兒是何用意?”

宋晚瞪著他,急忙說道:“你一大早在這兒說什么瘋言瘋語,請你馬上離開!”

緊接著,莫望舒嘲弄的聲音就響了起來,“我怎么記得戰總的未婚妻好像是姓阮?你要是不記得了,我不介意給阮家打個電話,讓阮家幫你恢復記憶。”

兩人一前一后的出聲,在戰野看來像極了婦唱夫隨,眼底不自覺凝上一層寒霜。

莫望舒隨后又道:“戰總,你知道你現在的舉動叫什么嗎?你這叫性騷擾,如果晚晚想追究,我可以替她請律師,即便是傾盡所有,也要告到你。”

戰野聽后,冷冷一笑,“拭目以待。”

看他這樣,莫望舒都忍不住在心里暗罵了一句真不要臉。

宋晚不想看他們兩個人在病房里華山論劍,直接喊來了保安把他們兩個請了出去。

臨走時,莫望舒還不忘把早餐塞進宋晚的手里,出聲說道:“中午想吃什么跟我說,我手機號碼一直都沒變。”

說完還不忘看了一眼戰野,那眼神挑釁味十足。

戰野回他了一個微笑,只不過那笑意卻不達眼底,泛著森森寒意。

若不是因為顧及面子,兩個人只怕是早就打起來了。

直到兩人被帶到地下停車場后,戰野立馬上前警告,“莫望舒,宋晚是我的!如果你覺得自己有把握跟我斗,我奉陪到底!”

說完上了車直接走了。

許林開到停車場看到車沒了,立馬給戰野打了電話。

電話接通后,許林趕忙請罪:“戰總,車丟了。”

原本許林被戰野派去云頂餐廳取餐,許林看了一下距離,餐廳距離醫院不過一公里左右的路程,他便走著去了。

取完餐一刻也沒耽誤直接送到了病房,結果沒有看到戰野的身影,擔心戰野已經去了車里,他連句話都沒說就如一陣風似的離開了。

結果等他到停車場的時候傻眼了,車不見了。

許林甚至都沒想過是戰野把車開走了,直接給他打電話說是車丟了。

“戰總,沒看好車子是我的失職,我甘愿接受您的責罰。”許林當下就跟戰野認錯,“如果您覺得我如今不能在勝任這份工作,我自己主動辭職。”

戰野本就心煩,聽他在電話里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,直接冷聲道:“車子我開走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……”許林剛說完,才回過味兒來,他又問了一遍,“戰總,您剛才是說車子被您開走了?”

戰野嗯了一聲,直接掐了電話。

許林這才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腦門兒上,他怎么就這么蠢。

戰野的車放眼整個京北,甚至全國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,誰會吃了雄心豹子膽去偷他的車。

許林心里不禁閃過一抹懊悔,這下戰總肯定會覺得他蠢,以后提漲工資估計都難了。

許林氣得在原地打了一套軍體拳,那滿腔的悔恨才被揮散一空。

病房里。

宋晚看著那快要堆積如山的早餐,只覺得頭大。

她怎么也沒想到今天會這么倒霉,戰野跟莫望舒會同時過來。

為了防止再有這種事情發生,宋晚決定給趙明霞換個病房。